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二卷 中医天才 第一百四十四章 站起来?!

作者:步行天下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弗莱尔点头说到。

    闻言,杜仲满意的点点头,继续对竹筒进行烧火按压。

    虽然杜仲是满意了,可是这时候,外国的网民们却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很痛苦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过,这是华夏拔火罐,听说非常疼,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还用听说吗?看弗莱尔先生的样子,就能轻易的感觉出来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东西按在身上,就好像吸盘一样,能不疼吗?”

    “这太恐怖了,我坚决抵制这种治疗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虐待啊……”

    讨论间。

    外国人看向杜仲的眼色都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,甚至觉得杜仲有虐待弗莱尔的嫌疑。

    在这些西方人的意识里。

    治病,就是为了让身体上的疼痛感消失的,那里有让人更痛苦的治病方法?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杜仲对于这些外国人的评论却完全不知道,就算是知道也肯定不会去搭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    眼看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杜仲立刻动手,开始给弗莱尔拔罐。

    “嘣嘣嘣…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响声传开,杜仲每拔下一个竹筒,弗莱尔的背上都会有一个红红的圆形印记出现。

    这些圆形印记,看上去就给人一种恐怖之感。

    “这简直是虐待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出血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种方法也太恐怖了吧,就算能起作用,代价也是把自己的身体拔出伤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华夏中医真的能行吗?”

    观看直播的外国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那些红色的印记,让他们感觉很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都傻眼,在吐槽杜仲,吐槽华夏中医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病房里,弗莱尔突然就长长的吐了口气,用极为享受的语气说道:“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杜仲点点头,说道:“拔火罐,是华夏中医中的一门治疗方法,是以罐为工具,利用燃火、抽气等方法产生负压,使之吸附于体表,造成局部淤血,以达到通经活络、行气活血、消肿止痛、祛风散寒等作用的疗法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呢,还有什么方法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弗莱尔竟是有些期待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刮痧!”

    杜仲张口说了一句,立刻开始准备道具去了。

    而在边。

    网络直播上,华夏的网民们纷纷骄傲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懂中医就不要乱说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连弗莱尔都说效果很好了,看谁还敢质疑咱们华夏中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外国网民也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弗莱尔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听错吧,弗莱尔居然说很舒服,很轻松?”

    “我的天,弗莱尔自己看不到他背上的红色印记吧,要不然他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?”

    “难道,弗莱尔有受虐倾向?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,这个治疗方法,是真的有用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刮痧!

    对于华夏国内的网民来说,这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词汇,是一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治疗方法。

    只要是华夏人,谁不知道刮痧?

    因为感染风寒而刮痧的人,在华夏遍地都是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此。

    刮痧在华夏人的眼里,并算不得什么。

    可对其他国家的人来说,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看着杜仲给弗莱尔刮痧的动作,外国网民们纷纷表示震惊和心寒。

    “这种治疗方法,比刚才的还残酷。”

    “这简直,都要刮出伤口来了吧?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这样呢,这跟刑罚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外国网民们,始终不停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而这边。

    病房里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刮痧。”

    为弗莱尔刮完痧,杜仲咧嘴微笑着,说道:“我建议大家可以看看一个名叫“刮痧”的电影。”

    说罢。

    杜仲收起刮痧的工具。

    “感觉又舒服了许多呢。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,弗莱尔的语气很是享受的问道:“接下来,还有吗?”

    “仅凭你刚才用的这些方法,想治好我的病,几乎是不可能的事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。

    杜仲轻声一笑。

    转过头来,望着弗莱尔的同时,张口说道:“下面,就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话声落下。

    杜仲立刻拿来纸和笔,在所有观看直播的网友们眼前,唰唰唰的开出来一张药方。

    然后。

    拿着药方,杜仲直接站起身来,在病房里摆放的药柜里开始抓药。

    “血两虚伴有淤风动,治宜益气养血,活络熄风……”

    “黄芪、党参、当归、白芍、天麻、钩藤、珍珠母、丹参、鸡血藤、羚羊角……”

    一边念着,杜仲一边抓药。

    稍许。

    药抓好后,杜仲直接拿来药罐,将抓好的中药全部放入药罐里,然后加入差不多的水,开始在房间里煎煮起来。

    这一煮,就花去了整整一个半小时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里,杜仲也并没有闲着。

    一边观察着药汁的煎煮的同时,一边还使用各种中医疗法,继续为弗莱尔治疗着身体。

    几乎各种中医疗法都来了一遍。

    杜仲甚至还用了气功、火疗等方法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这些方法的出现,看得那些外国友人一愣一愣的,根本都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在他们眼中。

    中医疗法实在太新鲜了,他们从未曾见到过这种疗法,在新奇的同时,他们也在暗暗的心惊胆战,因为某些中医疗法,他们还真的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而在华夏人眼中。

    杜仲使用出来的这些方法,简直就是在面对数以亿记的网民,上的一堂中医科普课堂。

    一个半小时后。

    杜仲把药从药罐里倒出来,给弗莱尔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后才面带微笑的望着弗莱尔,张口说道:“弗莱尔先生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。

    无论是华夏,还是外国人,所有关注着直播的人,全都在这一刻愣住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屏息凝神的注视着病床上的弗莱尔。

    别说是网友。

    就连当事人弗莱尔,也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起来?

    他能起得来吗?

    其实,众人并不知道的事,在整个使用各种中医疗法为弗莱尔治疗的过程中,杜仲就已经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上古医术和能量,对弗莱尔的身体进行了各种蕴养和恢复。

    在能量的作用下。

    弗莱尔的身体内的所有病症,都已经全部好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当然。

    虽然杜仲看得清清楚楚,可是弗莱尔和那无数观看直播的网民们,却根本就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。

    听到杜仲突然开口,让弗莱尔从病床上前起来的时候,所有人都不由自住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?”

    “他让弗莱尔站起来?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错吧,弗莱尔能站起来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刚才他使用的中医疗法,虽然让弗莱尔感觉挺满意的,但也不至于这么简单就能让弗莱尔站起来吧?”

    “要是没有治好的话,弗莱尔怎么可能站得起来,难道杜仲是在骗他吗?”

    “那些疗法本就已经很奇怪了,现在又突然让弗莱尔先生站起来,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吧?”

    “这种病,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无法根治的病,我相信弗莱尔先生患上这种病以来,肯定一直在想办法医治,但是一直都没治好,才会脱到现在这种晚期的程度,在花了几年时间都没能治好的情况下,杜仲只用几个小时的时间,就能治好吗?我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相信!”

    “弗莱尔先生要是真的能站起来的话,这将会是一个奇迹。”

    “会有奇迹吗?”

    一时间。

    所有国内外的网民,直播网站上整整数亿的网民,都在这一刻把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弗莱尔的身上。

    每一双眼睛,都在等待着,都在期待着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愣在病床上的弗莱尔,则是一脸惊疑的转过头来,望着杜仲。

    “你让我,站起来?”

    稍微的愣神之后,弗莱尔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站起来。”

    杜仲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恩?”

    弗莱尔神色一惊。

    似乎是忘记了站立的感觉,不知道应该从何而起一般,眼眸中也涌现出一抹不敢相信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这几年,他一直都是在轮椅上度过的。

    就连参加科技博览会,当着媒体宣布,请求杜仲帮他医治哪一天,他也是坐着轮椅去的,之所以能站起身子,是因为使用了紧贴身体表面的支架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。

    他的双腿,根本就没有知觉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是靠支架撑着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有一丁点站立的感觉。

    而如今。

    在没有支架的情况下,杜仲居然叫他站起来?

    满心的不相信,不自信!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弗莱尔也在努力着。

    原本只能动三个指头的双手,缓缓的就捏成了拳头。

    察觉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弗莱尔先是一愣,旋即也更加的卖力起来。

    没错。

    他想站起来。

    他想要依靠他自己的腿,重新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呃啊……”

    弗莱尔把双臂当做指点,使劲的撑着身子,试图从床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站起来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。

    杜仲突然间大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话声刚起。

    弗莱尔就觉得脑中有一阵清鸣声回荡起来,原本撑着身体的双臂,突然就松软无力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“我,我感觉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,在弗莱尔的脸上涌现出来。

    伴随着话声的传开。

    弗莱尔忍不住的眼眶一红,两股温热的泪流,突然划破脸颊,涌流而下。

    “我终于感觉到了,我终于感觉到我的身体了!”

    高昂的语气,激动的话声,自弗莱尔的喉咙中传了出来……手机用户请访问m..( 特种神医 http://www.xiangcun555.com/0/13/ 移动版阅读m.xiangcun555.com 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